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运势

文之悦是诗与文艺的跨界系列对谈活动

来源:长沙星座网 时间:2020年02月16日
“文之悦”是诗与文艺的跨界系列对谈活动,以话题讨论和自由交流的形式切入当下诗歌与文艺症结,诱发青年一代的思想碰撞。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但丁

 

 

“文之悦”是诗与文艺的跨界系列对谈活动,以话题讨论和自由交流的形式切入当下诗歌与文艺症结,诱发青年一代的思想碰撞。其概念取自法国结构主义哲学家罗兰·巴特,寓意话语交汇激荡的快乐,文学艺术纵情享受中意义的逃逸和隐现,压抑性思想体系的自动分解,以及作者在对话中的读者化和读者在游戏中的自我启迪。

 

 

冒牌的非诗人

——介入混沌的青年写作者

 

主持人

马克吐舟


嘉宾

刘年久

吴立松


友谊在刀上碰出火花,但并不伤害握刀的手。     ——刘年久《理解》


原始的疑惑未被解答,便急旋入光明的日子。          ——吴立松《春野》


在前方是一座城池,这座雾霾的城池,就是后现代的家。那里不只是居住着冒牌的诗人,也生活着冒牌的非诗人。                            ——阿西《词的寂静》


当现代主义思潮在中国被历史性地强行中断,人们迅速进入到后现代的理论狂欢之中,身体的反应却相当滞后。在革命文学与文化狂热的时代,诗人一度桂冠闪耀,被委以历史重负和充满欲望的身份标识,并于文学与政治的价值体系中确立某种精神人格。而在今日,无论外在环境,还是内在审视,一切都在松动着诗人曾树立起的篱墙。这不仅仅是诗歌成为边缘中的边缘,诗人成为另类中的另类;或我们越是在诗人的身份上较真,越会感受到某种羞怯与耻感。这一切更关涉到,对青年一代,当是一种什么样复杂的策略在分化着他们的诗性存在?


试问新一代的写作者处于什么样的时代境遇之中?何以面对生存困惑?何以转化缤纷异彩的诗歌经验?如何看待历史与现实?如何面对命运的共同体?怎样将写作行动演变成一场混沌中的自我辨认?如何自我命名并发出自己的声音?


当然,对“冒牌的诗人”我们无话可说,但“冒牌的非诗人”却意蕴丰厚:


一、我们写诗,但不屑于“诗人”这个称谓,因而偏爱“非诗人”,却又因写作之实而成为冒牌;


二、我们用“非诗人”来宣告“诗人”在这个时代的死亡,用“冒牌”来嘲笑“正牌”,用创作中的不可靠来驳斥预设和中心;


三、我们在歧路丛生的否定里寻求跻身之所,在未被解答的疑惑中挺身介入,而非在简捷的确认中一劳永逸;


四、我们曾以“诗人”之名参加过聚会或评奖,但我们厌倦那种自恋,那种对不可及的强行跨越;


五、即使不写诗,我们依然可以是文学的携带者或生活艺术的实践者,不写诗的诗人也是一种冒牌的非诗人;


六、“诗人”根本不足以将任何人区别开来,因为它可能是任何人的某一个瞬间;


七.成为冒牌的非诗人是成为时代诗人的唯一道路;


八、即便我们仍然坚持成为并被称作“诗人”,也早已承认修辞的局限性和虚假性,唯有在重重的问题之中燃起微暗之火……


嘉宾简介:


吴立松,生于1996年,江西临川人,歌者、浪游者,自辑有诗集《远程》《夜喙》《浪游者歌声》《白日盲途》。

 

饮酒

 

 

音乐的音量到了合适的高度

才进入你的血液,和她们跳舞

喝得不温不火的酒

则极少地把我们带到那个地方

 

我日复一日地醒来

阅读我的交谈者

他们都死去了,而我还活着

像马一样我只能往自己嘴里塞满干果

 

咀嚼它们

仿佛就是我存活的唯一形式

等明天又坐在这里

我将再一次地察觉到天黑

 

晦暗,这精致的裂口

它向季节张开了饥渴的胃

那些明晃晃、发亮的浊渣

漂满滞重的酒杯

 

 

给叶赛宁

 

 

我在灰墙上均匀地涂抹

尚未被遮蔽的虚弱的夕阳光辉

双手本能地划出的形状

从来没有接近那个十字

不远处的景色里没有钟楼

耶稣没来过这处生活的村庄

 

不同于你,除了酒醉和醉后

肢体舞蹈的天性

我们如今就是唱反调的两个人

仿佛这两面并列的粗糙的灰墙

开明地把我逼向生命的开阔

 

至少你,期盼过那位尊贵的客人

在你的诗歌里如此地期盼黎明的晨光

照耀你驱赶黑夜的赶着马车

神圣、带着光辉,没有到来

的拯救者,一身纯净的客人

 

我不可能有那个骄傲地

想象手里捧着古竖琴,歌唱爱情

女人(常人说你一生纠结的主题)

的浪子一般的心怀,在祖国

时时念诵祭词般地怀乡

 

既然一首乐曲,可以无数次地

填入我们想说的,以文字承受的语言

那么就砸掉你心爱的竖琴和夜莺

把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恶意

歌颂般地还给它们

 

让灰墙后的废墟飞走

让仙鹤召唤它生活的湖滩

让每个人都去信教,像你一样

仿佛这个世间仅有这些景色

值得去反复写,值得真诚的描绘

 

我放下已涂抹得沾满灰尘的双手

和非叶赛宁这样的人

我不提他们的名字,我和他们陌生

对着这两面墙唱没有任何隐语的摇篮曲

然后开始喝酒、跳舞,为了温顺的耐火砖

像死人一般微微隆起的入眠后易碎的宁静

 

 

 

刘年久,1990年生,陕西商洛人。文学携带者,写诗,也写评论。

 

理解

 

 

在你身上,我寻找一颗求真的心

在朋友心中,我祈求更宽容的理解

 

友谊在刀上碰出火花,但并不伤害握刀的手

无论什么意见,都不要怪罪说出它的嘴

 

无意义的争执,像沸水重新加热

冷却后,竭力保持柔软

 

多么可怕!困守在自己的境界里

赏玩一只玲珑的手,只听对自己有利的意见

 

 

罪与罚

 

 

犯错的冲动,最终冲了出去

如今,生活在招领后悔的认错者

伴着懊悔,警诫,蹂躏那颗失控的心

但,轻易就原谅了自己

你修炼着认错的决心,把反省的诚实认作智慧的果子

跳跃着,试图够到结实的地基

往低处和深处反复撤退,回到普通人的想法的起点

那时,长久积累的失败,多么难以忍受

那儿,高傲和孤绝曾引领人上升

 

冲撞的游戏,许诺了一个相反的弹力

重复着日常的某个梦境和困境

在摆弄正义的模型时,旁观者的凝视烧毁了

你的眼睛;恶的贫乏削弱了善的名声

贫乏者经常犯错,以想象的拥有勒索天真的人

徘徊着移动在模糊的人际边界线上,反对每一种同情

你已经立定,在后果中品尝犯禁的愉悦

在神的空倒影里维持着小心翼翼的平衡

 

主持简介:

 

 


马克吐舟,90后诗人、音乐人,著有诗集《玻璃与少年》,音乐专辑《空洞之火》。

 

爱的本体论

 

 

你也说过爱我

我承认,发这个音时,你的唇像太阳

像邮票、船票、坟墓和海峡未能圈套的乡愁

那不过是一场跌撞的比喻,沿着张敞画下的眉

和越画就越偏离的词根

移开井盖,你就捕获了我的遗忘。

 

 

玫瑰糠疹之歌

 

 

我的恐惧有着玫瑰的形状

嗜欲的脚踝也一直在发痒

我的肠胃加工着许多容易引发溃疡和过敏症状的美梦

而流产的显然更多,都变成了贪婪狡诈的火山口

我的眼睛里有丛簇的刺,但穿透我的

却是花瓣

 

你的主人有着满手的油香

恨不得所有深埋如熔岩的谜语都忘我开放

你妖娆的游击战术比处女座的纹身师还要讲究美学

每一处印刻,都充满免费又不固执的灵感

你包藏着被胭脂熏熟的祸心,或是蝴蝶

在河边打翻的祝福

 

你跟药膏的化学友情总隔着一只躲藏的猫

我在麦田圈里盘算着的末日依然没有来临

 

“文之悦”第一场活动流程


1、主持人引介;


2、嘉宾诗歌朗诵、诗人自我表述和互相进入;


、嘉宾话题讨论;


4、中场诗歌朗诵;


5、观众加入讨论。


时间:2019年6月22日下午 -5点


地点:摄影笔(北京东城区四十一条64号)


(编辑:李思)

廊坊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玉林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台州妇科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
长沙星座网